当前位置:苏州内养堂 > 资讯中心 > 案例中心

三位加拿大名中医学习真气运行法的体会

学员赵医生分享:

为什么要来学真气运行法:

我们决定要来之前是不知道李老的真气运行法有多好,那都是嵇大夫他上网研究,上网查,然后,我最记得住的就是他说哎,我要去练真气了,不行了。后来我说为什么呢,他说要去三个月,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开玩笑,但他是很认真的。他就说,实际上,你最应该去。我说我怎么啦?他说你看看你,一天到晚看病人,救那么多人,不救救你自己吗?我当初以为他是看玩笑,但是他很严肃。他问你们去不去啊,我说去啊。然后,他第二天带了本书给我看,就看了李少波的真气运行,针灸推拿实践的那个书,然后我就看,看了以后呢,我就发现,是气功啊,我读到呼气到中丹田的时候,我自己看着看着,我就试着呼,这个胃就热起来了,我就吓了一跳,我就不练了,为什么呢,我不知道后果是什么。

她们两个很感动我的就是,他们把诊所关了,虽然可能在别人看来没有什么,但是对于我们,在国外的生存嘛,他们决定把身体放在第一位,而且他们都是学佛的嘛,我们做的那个什么内观啊,都在一起。所以,他们的决心真的感动了我,我就觉得,他们都下那么大的决心,我为什么下不了。那我也去!我们决定得很快,我们10月份决定了,11月份就安排了,就来了。我觉得,我跟我的病,我怎么跟病人说?他们太离不开我了,尽管诊所里面很多医生,但是如果我们想想,三个月不在的话,这个诊所可能会垮下去的。我没想过这个事情,但是当我跟病人一说这个事情,我首先跟职工说,职工马上就支持,他们说,你首先应该去照顾自己的身体,这是一个方面,那我去了病人怎么样?跟病人有讲我要走,根本没想到,那些病人的反应是绝对支持,病人说,你就应该去,我早就担心你。所以我们三就决定来了,嵇医生他们两个的技术是非常精湛的,看了很多病人,在我们决定要走了,他们两个简直忙的不得了,那个人简直是,将要三个月见不到他们。因为病人确实说,要找到一个好医生是非常不容易的,特别是比较关心,爱他们的那种好医生。

初来旺山:

来了以后呢,我们三个人都比较感动,首先,我特别记得那天晚上,朦朦胧胧,但是我要来的时候,还是有些疑问,就是,我出国那么多年,尽管我每年都回来,但是都是回到自己的家乡昆明,很少知道中国的情况,而且不懂中国的人群啊这些。因为大家都说我变得太厉害了,像一个高中生,我那些同学都说,你变得太单纯了,没想到在国外洗脑洗得那么厉害,怎么你一点弯都不会转了。所以基本上,我都不去哪里了,他们都说去哪里,好像有危险啊。特别是,我的那些职工啊,他们都说:苏州什么地方?安不安全?

来到这里的时候,那天晚上,下了汽车以后,山清水秀的,虽然在黑夜里朦朦胧胧的,就觉得,哎呀,这么清新的空气,那么好的环境。但是那个时候晚上已经1112点了,我们觉得很感动的就是,帮我们安排住宿等等。因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,中国条件很不好,但是来了以后觉得,哎,蛮好的,也不是我们想的没有热水,要把我们冻死的那种感觉。

开始练功之旅:

第二天吧,看到很多老师,就觉得,大家都非常热情,很关注我们,就开始三十多天的行程了。每一天,比如说带早操,老师教我们都教得非常的仔细,我知道我们都已经上了年龄,不像个小孩子,一学就会。我很笨的,就反复要教我们。所以觉得很有耐心。然后呢,姚老师,我觉得他讲得很明了,就是简单明了,练功要怎么练,就是他给我的那种,我自己觉得,肯定我已经看过书,但是,他给我的感觉,就是讲得特别的明了。当然,头几天,我是不行,时差啊,我比他们两个更糟糕,就是晚上我不能上课去,上课我就打瞌睡,因为我打瞌睡呢,我就觉得要摔跤,所以我就不敢打瞌睡。不打瞌睡呢,我就觉得坐不住,心也特别反感。姚老师一眼就看出来了,就说,赵老师如果你不行的话,你就可以先回去睡觉了。他知道那就好,然后我就跑回去睡觉哈哈。

然后我就看到他们去拍打嘛,我就看了一下,因为从直觉上来说,虽然有那么多,我做过35年,在这个医道上做了那么多年,所有的治疗,可能我都要亲身去尝一下,不仅是好奇心,而且自己想知道,这个有多大的效果。包括药,我都要亲口尝,我尝过的药太多太多,所以这个拍打就给我一个兴趣,我说,那我就试一次,当然,第一天我的血压太高了,就是因为下飞机等等,难受得不得了,所以当小琴给我打的时候,打的我天旋地转哪。我觉得我这个厉害,我觉得我好像从池塘里了,什么荷花啊,反正这种意向,我觉得我完全是打得糊里糊涂的。这个东西,把我的全身都震动了,是好事,所以呢,我就觉得这是唯一的能够帮助我把这个小周天,因为这是我的一个目的,我整天都是在病人身上扎这个任督二脉,闭着眼睛是可以扎针的,黑黑的房间我都能扎针,我们的房子不是很明亮的。他们那些病人还说:你看得见吗?我说我看得见!不睁眼就可以。所以对我来说,我自己要练这个就很在乎,每天就观看气感啊。姚老师非常好,非常的简单,他可以告诉我每天的感觉,比如说我第三天第四天的时候我的那个尾骨啊,痛得我像生孩子一样的,我在半夜里醒过来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我怕吵醒旁边的人,我就跑到厕所里,坐在马桶上,但是我知道不是要生孩子,但就像生孩子。然后我就站起来,那种难受啊。我问姚老师,姚老师就说可能是要通督吧,用热水袋捂一捂啊或者什么样,可是我又没热水袋。刚好啊,我感冒了,所以我就到小吴那里拍打啊,拍打后,觉得好很多。小吴老师给我的那个贴的暖宝宝,我就把他贴到我的那个长强那里,那天,第二天,我就马上就感到我的气就冲上来了,我就可以感到那种,睡觉的时候,像一条蛇一样的那种,气嗖嗖地就上来,我就感觉,哎,这个太好了。所以我就觉得,在指导我们这方面,有问题就可以解决,有问题就可以解决。这个是非常好的。然后当然,我们三个是可以在一起,一文是比我坐得住。我呢,所以基本上晚上,就是开小周天的晚上,都坐不下去。晚上我都会去睡觉,到时差过来了以后,就到八九天的时候,我就觉得精神来了。我就觉得,特别是有一天,我就觉得,哎呀,一阵凉风吹到我的头上,就像一盆凉水一样的,泡在我的脸上。就是,然后我的舌头就这样顶下去,顶得我难受。过了半天,后来我就,因为当时还不知道好的不追,坏的不怕。因为感觉到的这个凉水太凉了,冲到我的头上去。最后我就问姚老师,他说这是好事,你通督了。我说哈哈这叫通督啊?但是呢,我自己还没有感觉到,我吸一口气,从尾椎上来,或者下来转一口气。我当时没有这样的感觉。但是我觉得,每走一步,老师讲得比较好。比如说何老师吧,他也是,但是他讲得比较经典。他讲的听上去,听他讲呢,就像是醍醐灌顶的感觉,讲的大道的东西。

身体的改善:

疲倦好多了。思想更清楚,看书更快了一些。我来的头可能半个月吧,我是确实是没有看任何书,但是在闭关这段时间吧,我就觉得,哎,为什么我这段时间没有高血压,因为我以前很忙的时候,我的血压会升高,但是当我平静下来之后,我的血压会下来。那我就是调整。因为我西医也懂,中医也懂。所以当血压太高的时候我就用西药吃一吃。我来之前,因为那个工作量太大太大了,接着呢,我的血压就特别特别高。高到后来慢慢的,小吴老师给我拍打的时候,慢慢的,我的血压就开始下降了。但下降了就是到一半的时候就停止了。我还是要吃西药,但是我又太知道西药的这个副作用,我是确实不想吃,但是呢,我就决定,这个闭关呢,可能会让我自己观察一下,我就去闭关了,然后这个血压就下来了。直到现在就是我就觉得身体的改善就是,如果照平常来说,一样的医生告诉你,一旦吃下降压药的话,你就脱不下来了。后来我这一次血压下来以后,我就觉得,哎呀,太好了,世界上,很多人用这个降压药啊,现在我真的知道怎么去调理它了。因为我知道了,在什么样的情况下,而且,根本没必要吃高血压药了。所以,不仅是自己好了,而且我可以教别人怎样去调理。这个药是可以停的,这个药是不难的。所以我觉得我的身体是大大改善了。另外,我们以前没有吃素嘛,现在,来了以后呢,决定吃素。反正来到这来,只要是对练功好,我就尽量做。睡觉我睡得特别好,我只要睡觉我就睡得太好了。另外我觉得这个拍打太重要了。这次我真是另眼观看了一下拍打的这个,因为我觉得这个拍打的话,它,不知道为什么,我也没有理论去证明它。但是我觉得这种动力,这种震动,对身体,不管是我学的西医还是中医,肯定是一个冲击的。然后我觉得通关通那么快,我真的才第三天第四天,我通督脉的时候,我的那种痛啊,我知道反正跟这个拍打,是有关系的。如果是光靠我自己练,我就说再关注丹田,也是不可能那么快的。所以,而且,这个小吴老师她给我拍的时候,她整个给我的全部一起拍,所以每一次拍下来之后,所以我通督就通得这么快,所以我感觉我是作弊了。虽然我是很容易把我的思想集中在丹田,我就不觉得痛了,我身上就不像他们说的这里痛那里痛的,我的痛就没有了,我的思想很容易就这样下来。而且,我越看过李老的这本书之后,我就,包括我睡觉,现在也是这样,头一垂下去,我就眼观鼻,鼻观口,口观心,心观丹田,就这样观下来了,我现在除了吃饭和睡觉以外,舌头自然就顶上去了。这些东西就是很奇怪,很多都是自然的。就像拍打的时候,我就记得第一次小吴老师给我拍打的时候,我都还没有这个感觉,但是现在我知道,我一睡下去,我的舌头马上就顶上去了。我觉得这个拍打,真的是很好。所以,我出关的第一天,我就赶快约拍打,因为这个,拍打震动的这个东西,我知道,有很多东西,科学是无法证明的。所以呢,当这个,拍的时候,我全是自己的这个感受。因为我对自己是非常敏感的,我对我自己尝一次药啊,或者扎一次针啊,所有的治疗,我都是非常敏感,同时思想也是非常集中的,就去观察一些东西,所以我觉得,我还要谢谢小吴老师,我这个小周天呢,还要感谢小吴老师把我拍通了,他们说我作弊。现在我说,现在我要集中在大周天上,我要去拍打,因为我觉得拍打不仅是一种治疗方法,它还可以拍出一种境界。因为我这个人,我觉得我是左脑非常发达的一个人,为什么很多男的喜欢跟我讲话,因为我的思想思维跟他们有点一样。所以实际上,我是非常逻辑性地讲话。但是呢,我就觉得,这个拍打的这个东西,当中出现的意境会特别多,这个很奇怪的。比如说,第一次当小琴老师拍我的时候,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拿那么厚的毛巾,放在你的背上,这是什么方法,反正我是接受的,我就观看,她就开始打,这有什么?咦,就是痛,我就觉得很痛,但是接着呢,打着打着以后,我就不知道我到什么地方去了,本来我是非常要集中自己思想的,不管是什么事情,但是,她就给我打到灵魂出窍的那种感觉,我就觉得,周边长出荷花的那种清净,那种感觉就是非常清净的那种感觉。然后呢,我的头痛剧烈啊,但是呢,她知道哪里痛就打哪里,她知道我哪里不舒服。我头痛,她就给我打头,她那种打我的头的时候,我简直觉得我整个头就要爆炸了,不可思议的那种,痛得我简直,痛痛痛痛。但是,痛着痛着,慢慢的,一下子就变得昏昏沉沉的,就变成一种舒服的一种感觉。过一会呢,醒过来的时候,我就觉得,哎,好了。

然后第二次,小吴老师帮我打的时候呢,有点不一样的是什么呢,我会觉得,她更像一个慈母一样,像修补匠,在修补一件烂衣服。好像我的身体是件衣服,她在修补我一样的,好像更细心。和小琴相比呢,她是一种,可能第一次我不知道一些东西,到第二次我就知道把脸朝下啊等细节知道了,厚厚的毛巾盖上呢,反正每一个人我都想看看他们的手艺是什么,打着打着我就觉得,我就有一种感觉,观看他们,好像不是叫手艺,应该是叫做心艺吧。她就像是用心在给你做,你就真感觉你的心和她的心,她在修补你一样。而且呢,像她在捶我的脚的时候,我的整个身体,从脚震动到我的头的时候,那种冲击力,我就觉得这个真的是做不到的,只有这种锤的这种,才可以。如果说扎针啊,干什么,达不到这种进度的。那我就开始,好,天天来拍。反正我这个人是太注意我的身体了,我很相信我的身体,只要我的身体认为什么好,我就会做去。所以当那天,我通督的时候,按李老所说的,头到玉枕穴会有爆炸的感觉。我说我的头已经爆炸过了,哈哈,不会再爆炸了。因为那天她帮我拍的时候,就是爆炸的那种感觉,再有那种感觉的话,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承受。但是没有,就是一盆凉水,哗,我就觉得,凉水就淌下来,从我的鼻子啊淌下来,而且最使我震惊的是,淌到我的鼻子的时候,那时候我鼻子不通嘛,然后哗啦就开了的那种,好像你点了通鼻子的水在里面一样。

通到我的甲状腺的时候,压着我的上颚就吸上去,很难受。我就觉得咬紧牙关的那种不舒服。我就觉得,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那种感觉。慢慢的,就下去了。完了以后,我就坐在那里,我说不出话来。这就是我通督的感觉。

长期班和普及班有什么区别:

长期班和普及班的区别就是容易形成一个好习惯。不一样的就是说,在普及班,我们的目的也非常明确,就是打通任督二脉。到了长期班的任务主要是,以修心为主。并不是说你要做些什么,主要是修心性方面的比较多。就是有为给无为。到了长期班可以放下的东西就多了。对修心,我觉得,我们自己就很早,很多时候,有人往往不理解我们,问我:为什么你这样辛苦?为什么到这种时候你要这样子工作?我经常说我这个好像也是在一种布施吧,或者说,我觉得我是在行一种修行。我给病人每天做那么多,因为如果从金钱去衡量,你说我们能需要多少?真的不需要的,特别到我们这种年龄的时候。我有时候都不能理解,只要把我的白大褂一穿上去,我就有了无穷的力量,就开始看病人,他们从7点钟,一直到下午,五六点钟下班。当我衣服一脱,就累了,就觉得精力没有以前多。所以当嵇医生说你为什么不救你自己的时候,我觉得,哎,说到我心坎上去了。

对内养堂的建议:

我觉得如果能够全面完善的话,因为这个道家和医家是连着的,应该是把在医这个东西,当然,修到最后还是修心,但就是没有身体,这个心是修不了的。所以呢,大家如果能够把这个中医的这个结合起来,因为来这里很多都是身体有问题的。当他们进监狱的时候能够放下,当他们生大病的时候就知道放下。那么,生大病就是其中一条,如果你们在这个上面能够加上调养的这个方面,我觉得,你们这里会成为一个非常完善的一个地方,又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是很好的。

谢谢!

学员曹医生讲自己的通关:

我觉得我做得可能也不太好吧。因为我觉得我的改善可能,最早的,头两天可能还不错,后来就没有什么太特殊的感觉。主要是通呢,我觉得我的四肢,我的胳膊跟腿,我觉得,真气是在那个里面通。最早的时候呢,通的腿上的经络,还有手上的经络,非常明显。这个劳宫穴和这个涌泉也是非常的明显。就是在呼吸的时候,都会有感觉。后来到了这儿之后呢,因为我的腿一直是有感觉的,所以最后每天睡觉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腿在颤,之后呢,他就是整个的从脚底热,然后慢慢开始热了,从这整个的腿上来之后,它就走这个腰,然后走这个背,然后慢慢就走到了这个头部这一块,是这么走的。在那段时间,走了很多次。从整个的腿里面,然后上来,是那种通,不分经络的通。后来问何老师,何老师说不是什么大周天。不过我觉得没关系,因为身体他有他自己的运行方式嘛,或者说每个人可能有自己的运行方式,每个人感觉还是不是说太一样啊。包括通督也是一样的。所以说,我觉得对自己的那个就是说,我对身体的这个变化还是非常满意的。而且通完了之后呢,最大的变化就是在站桩的时候,我是感觉不到身体的,通之前不是这样子,站桩很难受的,通完了之后呢,就觉得自己感觉不到身体了。所以说呢,能站很长时间。

学员嵇医生分享:

关注真气运行法很长时间了,所以呢,对这个这个真气运行法呢非常的了解。所以呢,到这个苏州来,就是因为全国,只有苏州有长期班,别的地方没有。如果苏州没有长期班,我们可能就去兰州啦,哈哈哈。因为李老这个方法呢,它已经有五六十年的这个实践的过程。很多的病都好了。另外呢,就是,它是甘肃省推广的那个项目,所以呢,它起码呢,是可靠。所以呢,我临来的时候呢,我是太努力,喜欢读书,因为可能是,理想主义太大。这个病人总想呢,给他搞好。要搞不好呢,我就难受。所以感觉自己技术有问题,所以就一直不停地不停地看书,所以呢,我就有点未老先衰。因为呢,已经快要到50岁了,这个,想找个法门呢就是,把自己的身体搞一下,因为呢,如果后面还能活50年的话,那你在中间的时候,还得休息一下。我们把身体调好之后呢,我们才会更厉害。因为你们是没有见过赵医生那个工作强度,在那边,基本上是,工作的时候连中午吃饭都没有时间,就是可能,像打仗一样。不光是身体,脑力要求也很高,因为每个病人和每个病人之间确实是不一样的。但是呢,如果长期这样的话,就感觉,现在很多电视啊,媒体啊,给我们信息就是,越有成就的人,死的越多。中国前段时间,19位老总一块走了,都是亿万富翁以上,都是4050岁差不多这个年龄。这个是那个,我们讲是猝死的高发期。因为很多人,他们都是,很多人身体都是很好啊,都是突然一下,就没有了。因为我们也修过很多的法门,但是我觉得先把身体搞好了,因为再过一二十年,有可能更好的东西找到你,或者你可能会找到更好的东西,对吧。当然,如果你身体不行了呢?别说解脱了,连自己给家人,都是负担了,对不对?

苏州内养堂养生文化会馆——真气运行法苏州推广中心(专业/正规/系统)  
帮您轻松培养真气,2周打通任督二脉!静心觉慧
真气运行法创始人李少波教授(102岁百岁名中医)嫡传弟子指导
免费咨询电话:400-6616-206/18915504218  QQ:2438013160  微信:nyxzqyxf  
养生基地: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越溪镇旺山生态园(国家AAAAA级)钱家坞景区 邮编:215104
苏州内养堂养生保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? 2009-2014  All Rights Reservde
备案号:苏ICP备15016843号

             苏州内养堂,专业提供李少波真气运行法培训太极拳内功培训,由李少波嫡传弟子亲自指导。并提供内养特色按摩拍打等理疗项目。